PT926E 光猫获取超级密码

需要的物件:
1个U盘,Fat 32格式,USB A口
一台电脑
其实互联网上已经有蛮多教程了,比如
获取电信天翼网关3友华PT926E超级密码
天翼网关3 友华PT926E通用 全网首发 免复位/TTL/FTP获取超密及根目录方法!(四川已测)
主要的步骤其实是通过命令进入根目录然后拷贝文件到U盘里,再在电脑上读取。
教程如下:

打开 你的 光猫地址/cgi-bin/luci/admin/storage/settings
再按F12切换到Console选项卡 输入
get_path_files("/mnt/usb1_2/../..")
就直接切换到根目录了!

但我遇到的问题是,/var/config/lastgood.xml 里的文件无法复制到U盘(还有人是复制了但是是空文件),这时候可以试试看复制/opt/upt/apps/youhua/lastgood.xml 到U盘。亲测可以复制,而且有超级密码。
(上面的方法来自这里
淘宝上获取超级密码不是50块就是30块,我寻思着这钱也太好赚了。以后我也可以通过这个赚钱吗(不是
Have fun.

又焦虑了

最近又开始焦虑起来了,每天都在晚睡,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感觉在虚度光阴,而且视力好像变差了。很惶恐

我现在又在心慌,不是生理上的心慌,而是精神上的慌张,我真的手足无措,无所适从。

最近在上课,一开始很喜欢那个老师,后来越来越不喜欢了,我真的很讨厌pretending to be a good student. 我真的好想随便划划水,唉,我就不应该之前给他发邮件。

要成长

我可能只是需要一些自信。

Sharon: 每天给自己灌输“你他妈爱喜欢不喜欢 姐就这样”
Sharon: 哦对 我今天看了个视频 准备分享给你的
Gillian: 我感觉我现在比我以前不自信多了
Sharon: 那个姐妹刚做完手术
Sharon: 真的超漂亮而且自信
Sharon: 那就说明你境界没到
Gillian: 她自信难道不是因为她漂亮吗
Sharon: 你要自信起来好吗
Sharon: 不是 他是做了手术
Sharon: 包括脸好像
Sharon: 如果你觉得变漂亮可以变自信
Sharon: 那就努力变漂亮
Sharon: 但是真正的自信就是不在意自己怎么样
Sharon: 也不在意别人怎么想
Gillian: 所以我现在就是
Gillian: 境界没到?
Sharon: 对
Sharon: 比如我本人不自信但我不care也不想
Sharon: 看到美女我就夸然后感叹下自己为什么不是美女5秒
Gillian: 你不自信的话你不会焦虑吗
Sharon: 然后下一条
Sharon: 不焦虑啊 为什么要焦虑
Sharon: 不自信为什么要焦虑 自信本来就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Gillian: 你看到一个成绩好的or长得好看的or哪里比你更优秀的你不会和自己比较吗
Sharon: 我作业做的没别人好我比较焦虑
Sharon: 但那不是不自信啊
Sharon: 是自己不够优秀啊
Sharon: 别人比你好当然要焦虑 又不是我跟别人一样好因为一点小细节我焦虑那叫不自信
Sharon: 比较是人之常情吧
Gillian: 我觉得我是因为经常下意识地和别人比较然后觉得自己比不过别人从而觉得很焦虑很挫败然后次数多了变成了不自信
Sharon: 如果你觉得很羡慕而焦虑的话
Sharon: 那就加油啊
Sharon: 一边羡慕但又不改变
Sharon: 不焦虑才怪嘞
Gillian: 好的 谢谢周老师[玫瑰]
Sharon: 如果你永远做不到不管怎么样就是自信的话
Sharon: 那你就变成你羡慕的样子
Sharon: 有点鸡汤哈 但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
Gillian: 我get到了
Sharon: 你能理解就行
Gillian: 就是 境界不够 努力来凑?
Sharon: 你这个焦虑发生在初中生身上我会觉得是个大事
Sharon: 20多岁的人了
Sharon: 光羡慕不努力
Sharon: 你就是典型的
Sharon: 当咸鱼都不能当的心安理得
Gillian: !你这个比喻
Gillian: 很形象了
Sharon: 要是想躺 就要有我就这样管你怎么努力我不care我反正就这样
Sharon: 那也行
Gillian: 我的确当咸鱼也不心安理得
Sharon: 但这也是发自内心的自信
Sharon: 但你也不想动
Sharon: 清醒一点
Gillian: 好的 我懂了
Gillian: [强]
Sharon: 你要接受自己就是这么普通
Sharon: 或者变得不普通
Gillian: 那你是属于
Sharon: 我本人完全能接受我以后996挣不到钱挤地铁
Gillian: 哪一种
Sharon: 但我依然Dream自己可以是个jingying
Gillian: 但这两种想法不会冲突吗
Sharon: 不会啊
Sharon: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啊
Gillian: 我大概懂了
Sharon: 麻烦你想也想点高级的
Sharon: 整这些有的没的
Sharon: 我还以为在给高中生做心理辅导呢
Sharon: 就你这样明年毕业工作了可咋整
Gillian: 讲道理我觉得我近几年的心智没有在发展
Sharon: 你今天的问题
Sharon: 我有感觉到
Sharon: [偷笑][偷笑][偷笑]
Gillian: 我前一阵感觉到了
Gillian: 而且我感觉我可能甚至退步了
Sharon: 如果你以后工作遇到了老板跟你差不多大 你咋办直接崩溃啊
Sharon: 天呐他好厉害我好菜
Sharon: 有想开一些吗
Gillian: 有
Gillian: 不得不说很有用
Sharon: 还是太闲了
Sharon: 分一分我的事给你
Sharon: 脑子里只有学习
Sharon: 做这个作业的时候还要想着还剩哪些
Sharon: [偷笑][偷笑][偷笑]
Sharon: 虽然这种行为只感动了我妈
Sharon: 但是请你学习
Gillian: 我现在没啥作业做
Gillian: 我感觉可能是这个原因
Sharon: 没错
Gillian: 我把能做的都在刚布置的时候做完了
Sharon: [偷笑]
Gillian: 然后搞得我就很闲 现在

Gillian: 就是以后找不到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Sharon: 害
Sharon: 那我觉得不是因为transgender引起的
Sharon: 不是因为你是transgender才怕自己养不活自己
Sharon: 而是你怕自己找不到好工作且你是个transgender
Gillian: 所以我在归咎于transgender这个身份吗
Sharon: 对
Sharon: 我觉得是
Sharon: 我也怕自己
Sharon: 找不到好工作
Sharon: 每一个毕业生
Sharon: 都有这样的焦虑
Sharon: 但你不用归结于你是transgender或者不是 男生或者女生
Sharon: 是个人都会有这方面的焦虑
Gillian: 那如果面试官因为你是transgender就决定不录用你 那要怎么办呢 我觉得这会是很….让我很痛苦的事情
Gillian: 因为我见到好多人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拒
Sharon: 所以除非你自己想开了
Gillian: 但我觉得我的焦虑可能是全方位的 是基于身份决定的 就像是穷人对高级CBD地方的焦虑一样?
Sharon: 我知道
Sharon: 但是你觉得你能打破这种differences吗
Sharon: 穷人到高级CBD几乎是impossible的
Sharon: 如果每天都陷入这种焦虑
Gillian: 我觉得只有提高思想境界才能不care
Sharon: 那日子就不过了
Sharon: 他可以直接死了
Sharon: 找一个目标吧我只能说是
Gillian: 所以 解决办法是不想吗?还是什么
Sharon: 你觉得哪个人
Sharon: 是你现在
Sharon: 最想成为的
Sharon: 不想只能发生在我身上你身上短时间很难
Gillian: 所以还是得找一个目标然后提升自己 缓解焦虑?
Sharon: 说我觉得是
Sharon: 如果你觉得你达到那个目的
Sharon: 你的焦虑会减少
Sharon: 不要有无用的焦虑
Sharon: 比如 160的人羡慕我的身高
Sharon: 就离谱
Gillian: 所以如果我的身高是160我就应该试着不焦虑这方面?因为这种焦虑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毕竟成年之后很难再长高)
Sharon: 对啊
Sharon: 怎么你觉得应该因为这个焦虑吗???
Sharon: 你要敢说是
Gillian: 我觉得如果我是他我会焦虑 我觉得作为男生160他会觉得高一点更好
Sharon: 可以焦虑
Sharon: 但有办法吗
Gillian: 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了
Gillian: 🈚
Sharon: 那就是给自己增加烦恼
Sharon: 哪怕觉得自己长得丑都还有办法
Sharon: 我给你举个例子哈 如果我觉得我们studio有个人图做的很厉害我很羡慕 那我就会拍个照
Sharon: 下次我做的时候也往这个方向做
Sharon: 我要是看到网上的图很好看就存下来下次就按着这么做
Gillian: 我刚想了一下 我大概理顺了 我的大部分焦虑都来自于transgender这个身份 如果我不是transgender 其他都一样的话 我应该会对现状比较满意 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去愁的 但因为我是transgender所以就导致了我和别人「不一样」 我对这种不一样 这种身份而焦虑 所以我目前的焦虑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无法改变)(我对我现在的外貌并不焦虑)
Gillian: 这个逻辑对吧?
Sharon: 对的
Sharon: 很不错
Sharon: 但我觉得慢慢来啦
Sharon: 完全接受transgender是一个过程
Sharon: 现在焦虑也没什么 不要太影响你
Gillian: …其实我自己也不太能接受自己是transgender
Sharon: 总有一天你可以接受你的不一样啊身份啊 所有的
Gillian: 很搞笑 我父母差不多都接受了 我自己却接受不了自己
Sharon: 你是觉得 为什么我是transgender? 为社么我要和别人不一样!
Gillian: 是的
Sharon: 为什么是我?
Sharon: 类似于这种吗
Gillian: 对
Sharon: 我觉得你有部分焦虑来自于社会包容度不够高
Sharon: 你看现在对同性恋包容多高 以至于我觉得很多Gay都是刻意的
Sharon: 尤其是很小就出柜的那些
Gillian: 我在探索自己性别身份认同的时候我曾经有过很多次我觉得我可以了 我觉得我不是真正的transgender 然后我就把激素停掉然后试着成为很普通的男生那样
Gillian: 但我发现并不行
Sharon: 但是我觉得你要慢慢想开 是transgender又怎么样?不一样又怎么样?
Sharon: 我觉得哈 我们这一代包容度很高的
Sharon: 你以后也会和这一代人在同一个世界
Sharon: 试着放下呗
Gillian: 过不了一两个月我就又会觉得我不应该是男生我做不到balabala
Sharon: 你甚至可以羞于自己是transgender
Sharon: 不用
Sharon: !
Gillian: 所以最后我算是 很不情愿地向自己承认自己是transgender了
Sharon: 你就是不一样 这很酷!
Sharon: 这么想
Gillian: 而且我之前出柜其实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后来发现这样并没有什么用 我对自己的接受度并没有提升太高)
Sharon: 我只能说每个人经历这些
Sharon: 都会经历

Gillian: 以至于我觉得别人尊重我的pronoun只是出于社交礼仪所以才这样
Sharon: 长达很久的焦虑
Sharon: 有些想开了就好了
Gillian: 👌
Sharon: 但是出于社交礼仪又怎么样呢?
Sharon: 我见到我不想见的人出于社交礼仪我跟他打个招呼
Sharon: 其实心里翻白眼
Sharon: 我表面尊重你就够了啊
Sharon: 你也不能对人要求那么高
Gillian: OK 我懂了
Sharon: 至于他私底下怎么想关我什么事
Gillian: 我不能要求别人内心尊重我
Gillian: 是吧
Sharon: 对
Gillian: 这是一件做不到的事情
Sharon: 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必须内心尊重你
Sharon: 就像你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必须理解你一样
Gillian: 我明白了
Sharon: 表面功夫中国人超擅长好吗
Sharon: 很简单 不管别人是不是出于表面尊重你就正常相处
Sharon: 如果别人不尊重你 那你不用理他
Sharon: 不与傻瓜论短长
Gillian: ok 我学到了
Sharon: 如果你对身边的人对你的态度很焦虑 你要变得更好
Sharon: 阶层固化的不只是财富
Sharon: 你要想我们这一代都是高校毕业 我们比长辈们思想更开放 我们才是未来的主宰 层次越高的人越不会在意你是不是transgender
Sharon: 如果你每天住个合租房 和周边市井打交道
Sharon: 你可能迟早有天被唾沫淹死
Gillian: 我到现在为止的确还没遇到过表达出自己在意的人
Sharon: 对啊
Sharon: 那不就很好
Gillian: 大部分人都很nice 或者说表达支持之类
Sharon: 所以来了 升华了
Gillian: 我感觉我像是在焦虑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
Sharon: 那是远方哭声!
Gillian: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Sharon: 不要去想远方的哭声
Sharon: 那是你想象中的哭声
Sharon: 焦虑就是因为会想有的没的
Sharon: 这句话我说累了
Sharon: 讲道理 这几年我心智有成长哈哈哈哈
Gillian: 是的 没错 很🉑️
Gillian: 我之前都没发现原来你这么
Gillian: 🉑️
Sharon: 因为我不爱跟人
Sharon: 长篇阔论
Gillian: 是的 你从来不瞎逼逼这些
Sharon: 我宁愿一句话怼回去
Sharon: 也不想说这些
Gillian: 我也没跟你讲过这些 因为我感觉你不care
Sharon: 所以大部分我都用第一句话那种 到点上号了?
Sharon: 但是赶上神婆开张
Sharon: 算你运气好
Gillian: 多谢神婆
Sharon: [偷笑][偷笑][偷笑][偷笑]
Gillian: 认识这么多年难得碰到你开张
Sharon: 让自己充实点
Sharon: 不要去想没有发生的事
Sharon: 试着接受自己的身份
Sharon: 试着去接受自己的不足
Sharon: 以及 Keep going be better
Sharon: 我劝人真有一套给自己点个赞[偷笑]
Gillian: 你好棒
Gillian: 我感动得要哭了

拯救自己

每天充满着不确定感,也没有自信。这种没有自信是全方位的,我不敢和别人说话,因为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好听,或者说不pass。我其实其他地方还好,但就是声音,我真的好焦虑。我一边焦虑一边不愿意去做改变,或者说去做很少的改变,这让我觉得很无奈。其实这就像是在上一节注定上不好的课,或者说不适合我的课,让我精疲力竭,我每天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中,得过且过,非常地痛苦。

我不仅没有办法接受自己与别人不同的事实,我也无法面对自己,我也恐惧各种改变。我希望每天都是一样的,我也讨厌交新朋友。感觉自己在隐藏一些秘密,但我明明没有错不是吗?

我知道蛮多人都会面临着要拯救自己的局面,而糟糕的是,这种局面可能会伴随着一生。啊,我真的好想做个普通的顺性别的人,尽管我很普通,也充满着各种挑战,但至少减少了我很多心理压力。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真的好难,这种困难是全方位的,是我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我没有做好准备活下去,我也没有做好准备死去;我没有做好准备完全伪装自己,也没有做好准备硬着陆向别人展现真实的自己,或者真实的想法。

我真的没有自信,至少说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我也很不擅长为自己说话,为自己说话真的好难。我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没有勇气,我在责备我自己,哪怕我知道我没有做错什么。当别人用错误的pronoun称呼我,我会刻意避开,无论亲疏远近,这仿佛像是一个忌讳,一件我不敢去面对的事情。这也是我为什么很少说话,因为我觉得我的声音还没有做好准备让大家听到。我其实已经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的。

我之前一直以bipolar作为挡箭牌,政治正确一点地说,其实我这样是无可指摘的,但我不想这样,我觉得这样不好。我自己消耗自己的情绪,我其实是非常痛苦的,但我没有办法跟任何人说。安慰其实很少起作用,而且,没有背景知识的人也只能瞎安慰罢了。

我记得我妈曾经说过她无处倾诉,她作为家长,作为家属,作为当事人的关心亲密的人,选择了向我这个当事人诉苦,我也真的很无奈。仿佛我自己可以控制关于我的一切,仿佛我做的事情我自己能完完全全地掌控,其实不是,我很难掌控我在做和我需要做,我拒绝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比亲人朋友的故意和无意的触痛更加令我觉得难过。

其实我觉得我渐渐地在丧失同理心。我觉得我的性格在慢慢地改变。在往我不希望的方向去改变。

我爸他说,我变得不自信了。是的,我现在非常不自信,非常纠结,而这两件都需要消耗巨大的精力成本。我希望我可以恢复到我之前的样子,我希望我可以回到之前那样简单快乐幸福的生活。

话再绕回来,我很难去面对自己,很难去面对别人对于我的提问。我无法回答朋友的问题,我没有自信也没有办法去回答一些看上去非常平常的问题。去年底吃饭的时候周筝问我你出门去卫生间会觉得尴尬吗,但我真的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哪怕是面对这个我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我觉得有隔阂,我觉得每次我回答问题都是对我的审判,对我(进行)的筛选。我当时看着她,我看着这个会特地让别人喜欢她的她,我选择顾左右而言他。我时而喜欢这个世界上的基本礼仪,时而又讨厌这种基本礼仪。无论我回答什么,在当着面的情况下,她一定会给出一个非常非常体面的回答,而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觉得我像是一个物件,在被别人评价,在被别人问询,在被别人礼貌地对待。

我真的特别讨厌那些「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过不好这一生」的时刻。我没有朋友,没有关系特别亲密的人,也没有可靠的后盾。我的背后不是沙发,不是舒适的床,而是悬崖峭壁。我无法维持亲密关系,我无法维持普通的人际关系,我做不到,我就只是做不到。有时候我不免担心我会不会有一个悲惨的结局,尤其是我最近看到有个哔哩哔哩的up主他孤独地去世了,这让我很难过,因为我也是一个人住。

我前阵子停掉了我的所有的双相的药物,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撑过这个学期。撑过去了我就算是临床上康复了,没撑过去的话,我只能说,我不想在国内住院。我希望我的短暂的人生可以多一些快乐的记忆,而非全是痛苦。

意识流,我现在很困,迷迷糊糊地写下这些,只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想法。

我有很多希望

我希望我妈妈的态度可以缓和,我希望所有人在称呼我的时候可以用合适的词,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我希望我自己可以拥有自信,重拾…至少高中时代的自信。荷尔蒙摧毁了我,一切的一切摧毁了我,我希望可以重建,希望可以在大学毕业之前(明明没多久了)可以拯救自己。人真的很难拯救自己,我希望我可以被自己拯救,我希望我可以快乐,可以开怀大笑,可以每天都把笑容挂在脸上,希望这些都可以成为现实。

抹掉iPhone所有内容和设置并保留eSim

去年iOS 13出了越狱,于是久违地给自己的11 Pro Max越狱了。上次越狱可能还是我用iPhone 7的时候吧。越狱之后,发现耗电猛增,而且新鲜感一下子就没了,更重要的是,我愈发好奇自己为什么不干脆直接买个Android手机折腾,反而要来折腾iOS。于是我把手机从越狱状态恢复,并且非常手贱地直接升级到了iOS 14 beta版本

在升级到iOS 14之后,我发现我没有办法使用iOS里的检查更新,会弹出「Unable to Check for Updates.」
Unable to check for updates

经过一番搜索,得到了大概两种解决方案:

  1. 回到越狱状态,重置RootFS
  2. 通过iTunes/Finder恢复iPhone

很显然第一个选项是不可能的,我当时已经升级到了iOS 14,哪怕是刷回iOS 13也依然不能恢复备份。第二个选项非常吸引我,但是我并不敢这么做,因为我不知道我的eSim能不能保留下来。

我手机里有两张卡,一张是实体的中国电信,另一张是Verizon的eSim卡。经过我一番搜索,我没搜到啥有用的信息,不过大部分人都说,需要重新走一遍eSim的激活步骤。如果要走eSim的激活步骤的话,那基本上是无法在国内重新激活成功的,因为根据Verizon官方的提示,在美国境外无法激活Sim卡,并且,我还得重新扫描一次二维码,很麻烦。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我无事可做,发现iCloud的备份自动备份成功,所以我一咬牙一跺脚决定抹掉手机。在抹掉手机的时候切记要选中「Erase All & Keep Data Plans」。抹掉之后,我先快速地重新设置手机,进入系统,查看是否能检查到更新,结果发现并不行。于是我重新下载了ipsw文件,从iTunes里刷入,然后再次快速重新设置手机,进入系统,这次发现可以成功检查到更新。所以我又一次抹掉了手机,但这一次我仔细地设置了手机,登陆了iCloud恢复备份,然后放在旁边等他自己恢复完毕。当我搞好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我不想再熬下去了,所以就把手机放在一旁,等明天再说。

第二天一醒,发现已经恢复完毕。照常使用。

在抹掉手机之后,初始化界面里是可以看到一张Sim卡的,也就是实体的中国电信。在初始化过程中,手机会提醒你发现了多张Sim卡,并且要你给他们命名,设定语音通话和数据。全程都没有要我重新扫描二维码或者与Verizon联系的字样。

总结一下就是,在中国境内,重置iPhone并保留Verizon的eSim卡,在重新设定手机的过程中可以顺利重新激活eSim并且无需扫描二维码或者与Verizon联系。

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我真的恐惧面试。

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我再也不要面字节跳动了,再也不面了!!!

世界,您好!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Read More.

文章一般首先发布在博客,其次是豆瓣,最后才是微信公众号。

回家以后我犹豫了很久才回到卧室。对我来说,卧室充满了陈旧的回忆,朋友送我的照片摆在书柜上,前女友的风铃我挂在衣架一侧,幸好我平时不在房间晾衣服,不然肯定每天都要看到它,听到它。最让我难以释怀的,其实是我房间的门。

是的,门。说准确一点,应该是门锁。它很旧,很破,不是因为它已经差不多服役了十年多,而是被我砸成这样的。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很生气,很难过,肆意地怪罪到我看到的每一件物品上。我一开始先是用螺丝刀去捅,去砸,后来发现它太小了,我把拖把拆掉,拿起圆木棒,开始砸门锁。

一下,两下,三下,一直在顽抗,但它已经开始松动了。当时我的想法是,砸掉它,砸坏它,换掉它,我讨厌它。但我没有成功,因为我累了。气喘吁吁的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是我做的。我端详我通红的手,又望向门锁,我感到愧疚,伤心,并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也是我脑海里唯一一次记得的双相障碍里的轻躁狂,以暴力的形式。

轻躁狂与躁狂发作比较,临床症状常减轻。患者保持愉悦感,睡眠需要减少,思维和行为活跃。对有些人而言,轻躁狂可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他们精力充沛,感到富有创意和自信,且通常在社交场合发挥良好。他们可能希望保持这种良好的状态。不过,有的轻躁狂患者容易转移注意力,且易被激惹,有时导致怒气爆发。他们常作出无法遵守的承诺或做事情有始无终。他们的情绪变化很快。他们可能会意识到这些情况并为此感到苦恼,周围人也是。

最近,我总结了一下,发现每周二左右我都要做些什么。是在周二,我跟父母出柜;是在周二,我提出要去医院检查,父母不同意,开始跟我理论,然后吵架;是在周二,我心血来潮在网上挂了六院的号,让父母陪我一起;是在周二,我主动选择跟父母吵架;是在周二,我选择离开父母出去单独生活两周多。

但它太奇怪了,不对吗?周二是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能如此操控我?不过今天她的魔法似乎失效了——今天周三,我上午心情还好,下午的时候尤其古怪,开始暴饮暴食,开始砸空的薯片罐,开始砸苏打水瓶。每一下都充满了力量,每一下又战战兢兢,每一下都是对疾病的妥协,每一下都是「自我」的发声。

「会不会是我用的药物的问题?」我现在在治疗双相障碍,同时也在进行激素替代疗法,而后者是通过针剂给药的,每周日晚上我自己注射。一周一次,注射后与注射前体内激素水平会有很大变化,因此产生情绪变化也不足为奇,毕竟治疗双相的药物从未变过,也几乎没有漏服。可真的可以这么精确吗?精确到每周二都心情不好的地步?我感到深深的怀疑。

今天下午我六点多才开始写作业,写到了十点。一门很简单的,100 level 的,理科。但我不愿意学习,也不愿做作业,而且也不会。不是说讨厌学习,而是,不愿意,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事都不愿意:吃饭,睡觉,离开家,与人交流,拿外卖,收发快递等等。每次做这些事,我都需要做足心理准备,仿佛是在面临人生中的重要抉择一样。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无能为力。

现在距离我吃下第二粒褪黑素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我没有困意,嗯,很明显的轻躁狂。为什么说是轻躁狂呢?因为如果是重一点的躁狂我现在应该去KTV,应该深夜飙车,应该去淘宝花掉所有的钱:)

本打算这个 summer session 上完再上第二个,但我觉得我不太行。我需要休息,就像上次那样。

至于这个标题,门,本来是想在结尾升华一下,写写未来如何如何,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因为我已经不想写了。

谢谢听我唠叨~

回国之路漫漫

我是在 3.22 号回来的,从洛杉矶经转台北桃园飞的上海浦东。落地之后很疲惫,从我所在的城市(罗利)要先飞去洛杉矶,大概需要六个小时。然后再在洛杉矶中转飞去台湾,也需要大概十四五个小时。在台北中转了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启程...

Read More.

1 2 3 5